你们别吹了我已经无敌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林中所获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你们别吹了我已经无敌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姜雨尘驻足而立,全身心地消化着玉简中所记述的内容。

心分两用并不算什么,可万一因此错过了什么宝物,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因此,他索性停下前进的脚步,先行将知识完全消化再说。

几个时辰的时间,并不妨碍他此次进入秘境寻宝的整体规划。

“咦?这是火灵精华,这是水灵溶液,这就是方才的乙木灵液!”

姜雨尘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思考着自己途中的所见所闻。

渐渐地,他从中所得越来越多。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万里之行始于足下。

可若是将书中知识结合到实际,岂不更加妙哉?

一时间,姜雨尘完全陷入到黄金屋中。

按照玉简所述,并不是每一种天材地宝都散发着独特的波动。

所谓灵物自晦,就在于很多的天地灵物会收敛自身的波动。

从外表看或许是平平无奇之物,实质上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

更有甚者,有些夺天地之造化的灵物,看起来十分不起眼,却可以使修士省却千百年的修行之功。

这些灵物都有着自身独特的灵性,会根据不同的环境改变自身。

姜雨尘啧啧称奇,心中满是向往。

他要是能够寻到几样如此宝物,真可谓是锦上添花。

别说师弟师妹们的修行之路畅通无阻,便是他自己的修行路也会少几分阻碍。

天赋被动技能再怎么神奇,也有着它自身的限制。

纵使姜雨尘想找个仙人极力认可自己,也得小心被对方切成片进行研究。

他可不认为以自己的优秀,不会引起外人对自己的注意。

这种注意,就算用屁股想,也不会是善意的。

面对着一群修行几千上万年的老怪物,他自身的那点小见识可谓是微不足道。

他要是真敢念出一段道德经,等待他的怕不是直接被拘禁了神魂,就是被人彻底封禁永不见天日。

一名修士再怎么天赋过人,总要有一个限度。

当这个限度超出了所有修士的预期,甚至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那估计这名修士离死也就不远了!

一山还比一山高。

除非你能宇内无敌,否则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众多高阶修士的算计。

姜雨尘既不想日后苦大仇深的寻人报复,也不想自己去面临无尽的算计或是追杀。

仅以澹台静为例,就可见一些端倪。

能让一名堂堂的大乘期老祖如此遮掩身形遁入太行山脉境内,这背后的问题还不值得去深思吗?

他可不认为自己和太一宗,能够有幸得到澹台静的特别关注。

同时,姜雨尘更不认为,区区的一次门户开启,就足以让一名大乘老祖苦心积虑。

人家想来早就来了,又何必等到现在这种时候?

任何一名合体大能以上的强者降临此地,都会引起极大地轰动。

这根本就不是小小的三大宗门可以抗拒的对象!

以合体大能的底蕴,再怎么也不会被元婴宗门所胁迫。

是以,姜雨尘一直都想有限地借助于澹台静的力量。

他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掺和到大乘期老祖的纷争中去。

“该死的系统,这个静静给得也太离谱了些!”

想到这里,姜雨尘十分突兀地咒骂了几句。

系统的这一手,简直就是在把他往火坑里推!

只要自己一个应对不好,日后的麻烦必定是无穷无尽的。

可事到如今,他又不得不去寻找澹台静,以期双方能够完成之前的承诺。

也只有澹台静这样的强者,才有足够的把握探索这种未知的秘境。

“哎...”

姜雨尘轻轻一叹,顿时有些愁眉不展。

像乙木灵液这样的宝物纵然珍贵,却也并不是他所急需之物。

从李三山的反应也可看出,在这里能寻得如此宝物已经是极为难得之事。

但是这样的东西,对于姜雨尘本身并无任何价值。

乙木灵液的价值,更多地还是体现在对门人弟子的培养上,可以使他少废几分心力而已。

或许说,它更能体现对太一宗的战略价值。

不过姜雨尘所得的乙木灵液,也仅仅只够培养一些金丹期的弟子罢了。

一大部分用于培养师弟师妹们,剩余的一小部分用于培养门人弟子。

除非他将这些乙木灵液集中在两三人的身上,也许能够培养出一两名元婴初期的帮手。

具体如何进行使用,还要看他之后的收获再行决定。

“老五的体魄,应该能够直接承受住原液的冲击吧?”

姜雨尘突发奇想,心中对此也不是很确定。

这些乙木灵液的原液,用于金丹期修士的修行需要进行稀释。

这样做无疑会大大地造成灵液的浪费。

可若是换作五师弟陆宇,以其体修的强健体魄,未必不能承受原液的冲击。

如此一来,既可以减少相应的浪费,又能够大大地提升对方的修为。

对于元婴初中期修士都有效用的原液,用在金丹初期修士的身上想来也能够使之一日千里。

姜雨尘心分二用,一边研读玉简中的内容,一边思虑着各项事宜。

直到几个时辰之后,他将这些内容完全消化,才止住了自己杂乱的心思。

他抬头远望,判断自己下一步该往何处搜寻。

三大宗门比他早来了数月,大部分的地区肯定都已探索完全。

近百名的元婴修士,哪怕在此不能动用自身神识,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此处的危险性也不算强,很难对三大宗门的探索造成影响。

李三山若不是脱离了大队伍,也不会被一只树妖欺负的这么狼狈。

只需三五名元婴初期的修士相互配合,那只树妖迟早都会被磨死。

况且,三大宗门此行还派出了大量的元婴中期和元婴后期的高手。

这些高手也不是吃干饭的。

姜雨尘作出这个判断,也是基于三大宗门并没有遭遇到严重的伤亡。

秘境的内部区域若是过于危险,他们也不会兵分三路进行探索。

在探索的过程中若是遇到伤亡,想必也会提前退出这里。

而不是任由伤亡过大,造成己方势力的严重损失,动摇了统治太行山脉境内的根基。

盖因除李三山外,三大宗门此时并无人知晓姜雨尘已经进阶化神期。

信息的缺失,也会让他们不敢轻易涉险。

没有任何修士,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基于这种判断,姜雨尘对秘境的内部区域便有了大致的了解。

再结合李三山对他讲述的一些概况,更是对这里有着自己的分析。

按理说,五品的天材地宝对应的是化神期修士,可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似乙木灵液这种宝物,应当列入灵材之中,且其品级也不过是五品下等。

这样的灵材最大的作用,恰恰是用于炼丹一道。

而炼丹往往需要多种灵材相搭配。

不仅需要独特的单方,还需要由五品以上的炼丹师出手方可。

如果直接吞服,其效果并不会高于任何的四品高等宝物。

之所以它对元婴初中期的修士更有效用,也正是源于这个道理。

元婴中后期的修士想要服用,最好的办法还是将之炼制成丹。

对于金丹修士而言,稀释后的乙木灵液,还能有着三品高等到四品初等的效用,只看稀释的比例如何。

四品初等的稀释灵液,对于金丹大圆满的修士也有着很大的作用。

这其中最让人惋惜的,也就是会对乙木灵液造成极大地浪费。

姜雨尘之前所得,也不过十数瓶而已。

再分出三分之一给予李三山后,手中所余不足十瓶。

因此,他才会在查看玉简之时,分出一丝心神考虑如何分配的事宜。

这种事,等他回宗之后再进行处理,无疑会平添很多麻烦。

六位师弟师妹平分,顶多也就是金丹后期到金丹大圆满,这并不符合姜雨尘心中的预期。

集中到两三人身上,又难免会显得他厚此薄彼。

更何况,太一宗内还有着二十八名门人弟子,也需要这些天才地宝来提升自身修为。

姜雨尘估计,仅需两三瓶左右的乙木灵液,便可以让这些门人弟子全部处于冲击金丹期的边缘。

具体效用,还得等他回宗之后进行实际检测方能得知。

除非他在这里还能得到三五倍以上的同等宝物,才能勉强达到自己的心里预期。

可这实在是不太现实的想法。

这等宝物要真是这么易得,三大宗门怕不是会掘地三尺。

真要那么做了,且不说收获如何,估计内部区域的禁制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机缘不到,他和李三山同样也不会发现这一汪乙木灵液。

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也并不是一句泛泛空话。

“还是想办法先找到澹台静再说吧!”

姜雨尘心中暗暗想到。

他的侧重点,绝不能因为得到一些乙木灵液,便被其将脚步拖在这里。

偌大的内部区域,估计这样的宝物也不会太多。

更何况三大宗门已经抢先一步,就更不会留给他多少。

是以,先行与澹台静汇合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这不代表姜雨尘会放弃在内部区域继续找寻。

而是在找寻宝物的同时,将自身的侧重点放在进入核心区域上。

少了三大宗门的竞争,他自己的收获自然会大大提高。

姜雨尘作出决定后,便开始快速地穿插在林中。

他不想再浪费时间细致地搜寻,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机缘到了,宝物自然会出现他的面前。

就好像他之前撞到李三山一样,说起来仿佛是好运所致。

早到一刻他不会有所发现,晚到一刻李三山会被树妖斩杀。

如此不早不晚地遇上,机缘与气运缺一不可。

而自身强大的实力,更是探索秘境最大的保障。

姜雨尘一边寻找,一边仔细观察着附近的环境。

林中的环境千篇一律,并无特殊的变化之处。

他观察的也不是地理环境,而是那些可能隐藏其中的树妖。

只要能够找到树妖,想来多少也会有些收获才对。

果然不出姜雨尘所料,一路上他又再次遇到了树妖。

可惜这些树妖的实力并不强劲,守护的宝物也不尽如人意。

在陆续清理掉三波树妖后,姜雨尘也只得到了几份百年灵液罢了。

这些百年灵液的品级大致在三品高等到四品初等,倒也不无小补。

刚好适用于太一宗的筑基修士和金丹修士所用。

直到他将这一片林子彻底地探索一遍,所得也是寥寥无几。

中途他倒是遇到了几次三大宗门的元婴修士,对方的修为境界最高也不过是元婴中期。

姜雨尘也没心思再去跟这些家伙打交道,索性不管不顾地继续前行。

他也不在意那些元婴修士诧异的目光,更不在乎自己的行藏是否暴露。

到了如今,已经没了再去隐藏身份的必要。

反正李三山早已得知他进阶化神的消息,也一定会上报给三大宗门的高层,局面如何并不在他的操控当中。

除非三大宗门豁出去损伤进入秘境的核心区域,否则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即便是他们进入核心区域,甚至有所收获,姜雨尘也不是很放在心上。

届时,无非是三大宗门培养出一两名化神初期的修士罢了。

他连望月宗的黑衣老妪都斩了,还在乎再多杀几名化神尊者?

只要三大宗门识趣,姜雨尘也不会主动进行挑衅。

任何一名有望进阶化神的修士,都是他未来可以团结的对象。

只要做好相关的利益分配,他相信不会有三大宗门的修士会拒绝自己。

同样出身太行山脉境内的修士,对于外界的高阶修士自然是同仇敌忾的。

外界的高阶修士想法如何,自己这些人都心知肚明。

谁也不会天真的认为,倒戈相向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当狗和做狗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叼着骨头去一味地讨好主人,其中高低不言而喻。

姜雨尘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家宗门和修士,会去选择第二种活法。

尊严,往往是最不值钱而又最被修士所看重的。

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修士的尊严,也是通过各种抗争和努力争取而来。

靠着外人的施舍,这份尊严必不会长久。

由此,姜雨尘可谓是信心满满。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