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剑仙转世 第一章 请赐教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是剑仙转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绿荫幽幽,鸟语花香,碧波清漾,鱼戏浅底。

青莲峰上的一处旷地,茅舍三间,池塘一口,清溪一条。

一身白衣的涂元,正遵循大师姐的命令,在池塘边的柳树下修行。内容十分的简单,也很枯燥,就是不停的挥剑。

呼呼呼,剑锋斩过空气留下的声音异常沉闷,与远处嘹亮的话语声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师弟,小师弟!快跟我去天虹峰看热闹!”

一个面容俊朗,同样身着白衣的青年满是兴奋的跑过来。

涂元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收剑入鞘,负于身后,轻声说道:“二师兄,师姐回来可要责罚我了。”

“放心吧,师姐现在可顾不上责罚了。”二师兄笑的异常灿烂:“大秦国的人又来找事情,师姐马上就要跟人打起来了。”

“打起来?”涂元微微一愣。

大师姐一向稳重,怎么会跟人打起来?

除非………

二师兄仿佛看穿了涂元的想法,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有人贬损咱们师傅了。”

“那师姐必定是要动手的。”涂元说道:“我随你去看看吧。”

“嘿!你这小子,怎么还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好像我是专门来请你出山似的。”二师兄敲了一下涂元的脑袋,笑骂道。

涂元只是轻叹一口气,揉了揉脑袋。

其实也不疼。

…………

…………

天虹峰,试剑台。

这里本就是天剑宗弟子用来比试的地方,如今青莲峰大师姐要与人试剑,消息迅速传开,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有弟子,有长老,甚至有掌峰峰主。

大师姐名唤苏剑歌,她穿着跟二师兄肖遥、小师弟涂元一同样式的洁净白衣,于试剑台一端负剑而立。

她表情严肃,眼神凌厉,光凭这气势,就能压的很多人升不起反抗的念头。

“青莲仙子,你这又是何必呢?”试剑台下一道声音传来。

人们的目光聚向声音的主人,看清之后发现,那是一个在样貌上丝毫不弱于苏剑歌的青年男子。

他一席华服,器宇轩昂,淡淡的说道:“人人皆知,羽化登仙者,再无重返神州之日,与死去无二。你师父青莲剑仙三月前登仙,整个神州无人不知,我说他是个死人,也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辱我师尊,此事必不能了,上台接剑吧。”苏剑歌冷声说道:“你若输了,就领着你的人滚回朝廷,我天剑宗弟子一心向道,绝不会成为世俗王权的附庸。”

“那我若赢了呢?”华服男子反问道:“你口口声声说,青莲峰惹出的祸患,你青莲峰弟子承担。可如果你输了,是否有权利决定整个天剑宗的去留?”

苏剑歌微微一愣,旋即转身,向更高处的一道身影躬身行礼:“宗主师叔。”

她没有说话,高处的那位也已然明了,有些无奈的说道:“青莲师弟是我宗仅存的一位剑仙,他登仙之后,我天剑宗便再无剑仙坐镇,上三宗的名头怕已名不副实。

但这不是青莲师弟的错,更不是你们这些弟子的错。羽化登仙是每一位剑修的向往,连我也不例外。

错就错在,我们剩下的这些老家伙实力不济,我堂堂宗主,居然无法坐镇宗门,实属惭愧。

如今若是能以一场比试定夺宗门去留,或许能够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件事情我答应了。”

苏剑歌站直身子,微微点头,而后看向台下:“听到了就上来吧。”

“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华服男子褪去外衣,露出了里面一身暗金色的短打,缓缓走上试剑台,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大秦国太子,秦燃,五境,武夫。”

“这家伙看着人模狗样的,居然是武夫?”二师兄肖遥一脸惊讶的说道。

涂元问道:“好歹是个太子,这样形容人家不妥吧。”

“你小子向着谁啊?人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你还帮着人说话。”二师兄又敲了涂元脑袋一下。

虽然不疼,涂元还是习惯的揉了揉,说道:“同为五境,剑修比武夫多了一把剑,他打不过师姐的。”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法宝?”肖遥反问道。

“武夫走的是锤炼自身的道路,只能依靠自身,如果借用外力,反而落了下成,没准更打不过师姐了。”涂元说道。

“你看他这么自信,肯定有后手。”肖遥坚持说道。

涂元没有跟师兄继续争执,因为他也觉得师兄说的挺有道理。

自信必然是有实力作为倚仗的。

况且坚持信念真正只追求锤炼自身的武夫,如今要么半路命殒,要么已经大有成就。而世上还有更多的武夫,都只是修行道路上的普通人。

这些普通人借住一些外力,增强自己的实力,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论武夫还是剑修,亦或是其他的道路,真正能够寻得大道的,终归只有少数的那么几个人而已。

试剑台上,苏剑歌也很有礼仪的向对方报了自己的姓名,还有境界。

“苏剑歌,青莲峰首徒,五境,剑修。”

旋即,她将长剑握于手中,指向秦燃,“得罪了。”

一剑破空,周身宛如有青莲绽放。

剑修五境,名为筑基,筑成剑基便可以做到剑气外放。

于是苏剑歌剑气傍身,身法迅捷,剑芒直逼秦燃命门。

如果场面就这样持续下去,那秦燃必定是要败的。如果苏剑歌收不住力的话,还会将其重伤。

而看苏剑歌的去势,显然是没有收力的打算。

天剑宗的绝大部分人都了解,苏剑歌对于青莲剑仙的崇拜是近乎于疯狂的,那位秦国太子敢说青莲剑仙是死人,无疑是在自找麻烦。

然而就在剑芒即将触碰道秦燃的那一刻,变异陡生。

这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

秦国太子敢以身犯险,必然是有所倚仗的,只是人们没有猜到,苏剑歌会败的如此彻底。

面对破空一剑,秦燃没有任何闪避的动作,竟是以血肉之躯迎了上去。

下一刻,人们就听到了彷如金属碰撞的锵鸣声,甚至有火花从秦燃周身溅起。

“是防御法器!”

苏剑歌心中一惊,却是剑势已去,根本来不及收回。只能被秦燃抓住机会,一拳轰出,伴随着凛冽的拳罡,轰飞了出去。

眼看着苏剑歌的身形倒飞而出,全场鸦雀无声。

二师兄纵身一跃,准备接住大师姐,却被小师弟抢先一步。

随后,三人一同出现在了试剑台上。

秦燃见状,只是微微一笑,“五境之下,武夫对上剑修,没点防御手段只能任人宰割,承让了。”

苏剑歌在涂元的帮助下,撑着重伤的身子艰难站了起来。

受伤归受伤,五境剑修的身体还没有那么脆弱,何况双方都未曾真的下杀手,一击昏迷这种事情很难出现。

只是相较而言,秦燃出手更重一些罢了。

她认真的说道:“我还没有失去战斗能力,比试仍在继续。”

旋即,她对身边的两位师弟训斥道:“试剑台试剑一旦开始,分出胜负之前都不准擅自插手,我平日里都是怎么教导你们两个的,还不快下去!”

位于试剑台另外一端的秦燃无奈的摇了摇头,“青莲仙子又是何必呢?我代表大秦国而来,是为了寻求合作,可不是来结仇的。

你现在的伤养个两三日就好了,但如果再打下去,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到时候就算我赢了,怕是这合作也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看他那认真的模样,仿佛是真的在替苏剑歌惋惜,打伤苏剑歌的愧疚也没有作假。

但是………

“第一,你用的不是什么防御法器,而是提前设置在你身上的道家防御法术,地阶上品金钟护身障。”

“第二,师姐出剑之时未用全力,而你则动用了杀招。如果没有那道防御法术,你决然不是师姐的对手。”

涂元把师姐交给师兄之后,面对秦燃,缓缓说道。

秦燃眉头微微一皱。

如果是在外面,像涂元这种修为的人他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但这里是天剑宗,既然是天剑宗的弟子,自己就必须要给点面子,至少不能无视。

何况对面三人都是青莲峰的二代弟子,整个天剑宗九成以上的弟子都要尊称他们一声师叔。

人家可是有辈分的。

于是他只好装作无奈的反问道:“不管怎样,既然是设置在我身上的法术,那就是我实力的一部分吧。我辈修行者,什么时候讲究坦诚相见,决斗之前还要自曝底牌了?”

“姓秦的,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地阶上品法术给你自己用,你用的出来么?那你怎么不干脆弄个天阶的来,直接把我师姐震死。”

二师兄忍不住喊道:“按你这么说,掌门师叔随便在师姐剑上留下一道天虹剑气,现在你都已经是个死人了。五境之间的切磋,提前准备个地阶法术,亏你想得出来。”

“肖遥,说话注意分寸。”苏剑歌轻声训斥道,但这一句话语气实在跟严厉没什么关系,听上去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

场面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涂元转头看了高处的掌门一眼,发现掌门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默认这一切继续进行下去,心中便有了计较。

他目光落在秦燃身上,实则对师兄师姐说:“一切都是他的算计而已。”

苏剑歌听了并没有反驳,而是低着头沉默了下来。

承师父余荫,被人们冠以青莲仙子的称号,自然也会受到广泛的关注。

加上她也不是什么遮遮掩掩的人,很容易就被外人把底细摸清,比如性格,比如在意的事情。

那秦国太子显然是对她相当的了解,然后才做出了从进门开始到现在的一系列行为…………

“辱我师尊,我必然会发起挑战。”想通了一些事情,苏剑歌心底愈发的愧疚,“是我给宗门惹下的祸患。”

“但如果再来一次,你也仍然会做同样的选择,我们都知道,你最尊敬师父了。”涂元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愧疚,我们能想到的,掌门师叔也能想到,但他也没说什么。”

苏剑歌微微张大眼睛,转头看向高处的掌门师叔。

掌门师叔那张平静的脸,就好像一口古井,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波澜。

随后,涂元同样平静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如今的天剑宗已经没有选择了,但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屈服,所以需要有一个足够体面的理由。师姐,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你为宗门留下了最后一丝作为上三宗的尊严。”

这句话的声音很小,只有邻近的三人能够听到。

当然了,位于高处的那些宗门高层,也是一定能够听到的。

也正因为听到了,掌门师叔原本没有任何波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当台下那些三代弟子们都在为剑歌师侄的失败愤愤不平的时候,那个看上去修为最低,资历也最浅的涂元却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

因为青莲峰如今只有三名弟子,而且都是辈分较高的二代弟子,所以掌门都记得很清楚。

那个涂元,是三个月前才刚刚入门的,并且毫不犹豫的拜在了青莲峰门下。苏剑歌作为大师姐代师收徒,才给了涂元留在青莲峰的机会。

[第八区www.yeyin8.com]这样的一个弟子,能够说出这番话,的确让人惊讶。

试剑台上,一向开朗的二师兄肖遥,脸上难得的闪过了一丝黯然。

大师姐苏剑歌更是满心的愧疚,哪怕听了小师弟刚刚的那番话。

只有涂元,他神色如常,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背后铁剑握在手中,剑芒指向秦燃,“现在,就让我为宗门再争取一丝尊严。”

他出声问道:“天剑宗青莲峰,二代弟子涂元,向你发起挑战。没有赌注,只有输赢,你可敢接?”

“不行!你连一境筋骨的修为都没有,他一拳失手就能直接把你打死!”二师兄急忙阻止,“要打也应该是我这个做师兄的打!”

可涂元却只看向一言不发的秦燃,“试剑台试剑,生死有命,请赐教。”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